作家專欄大叔有事嗎

已屆知天命之年還想走不良歐巴路線,A型血型的細膩敏感結合處女座的簡潔精確,喜歡在日常生活司空見慣的事物中鑽牛角尖,將原本味如嚼蠟的芝麻蒜皮小事說得麻辣犀利,不把人驚呆不甘願。

這個殺手有點憨:前傳

發表時間:2016-01-05 點閱:1405

圖片來源

在黑社會中,幫派之間總免不了會結怨,某幫派老大為了怕被仇家尋仇,想了一個辦法自保,就是叫小弟假裝成老大,自己則當小弟。

有一天,偽裝成小弟的老大在幫假扮老大的小弟開車時,尋仇的殺手終於攔路而來,把行進中的轎車硬生生擋在了暗夜的巷口。殺手果然專業,二話不說,一刀把開車人的手砍斷,並撂下狠話說:「下次就不只這樣了!」便揚長而去。

 

我想,那位偽裝成小弟的大哥一定很幹!

 

也許是基於對殺手這個行業的敬畏,關於殺手的笑話並不多,不過,2015年我被一則連環殺手的笑話搞得很煩,決定也來煩煩大家。

說是連環殺手的笑話,容易讓人誤解,其實比較像是連環的,殺手笑話啦!這連環的殺手笑話是朋友從LINE傳過來的,我稍加修潤,在此,謹向事件參與者致上最高敬意。

 

話說某日,一富翁正在遛狗,一名殺手從草叢中跳出來,「碰」地一槍把狗打死了。富翁大怒:「你為什麼殺我的狗?」

殺手冷笑著說:「嘿嘿,有人花五佰萬,讓我取你的狗命。」

富翁看了一眼殺手,激動地握著他的手說:「你以前的國文老師是誰?一定要幫我好好祝他教師節愉快!」

 

第二天,富翁一人獨自行走,殺手再次從草叢中跳出,搶走富翁的iphone 6。富翁說:「你為何要搶我手機?」

殺手說:「這次有人出一千萬,要讓我取你的手機。」(想當然耳,原話應是要「取首級」)

富翁激動地再次握住殺手的手,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 

第三天,失手的殺手再次從草叢中跳出來,拿出一大桶水潑向富翁。

富翁說:「你潑我水,搞得我全濕了,是要怎樣?」

殺手說:「因為又有人出兩千萬,要看到你全屍。」

富翁傻眼地看著他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他甚至開始好奇,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到這個憨殺手。

 

第四天,這個讓他驚奇不斷的憨殺手從自家後院的花園跳出來,突然取出兩朵鮮花分別插在富翁的頭和屁股上。

富翁說:「你這是在幹嘛?我又看不懂了......」

憨殺手說:「有人出三千萬,要你的腦袋和屁股都開花!」

 

第五天,富翁一早起來先上個大號,大功告成準備要沖水時,憨殺手突然從窗外一躍而入,大喊:「等一下,別動,再動要你命!」然後便迅速取走富翁馬桶內的黃金。富翁還搞不清狀況時,憨殺手便說:「臭死了,真不懂有人出四千萬要你屎幹嘛....」(想當然耳,原話應是要「要你死」)

 

第六天,憨殺手意興闌珊地從草叢內跳出,心不甘情不願地把富翁壓在地上,粗暴地扯下富翁的褲子,準備性侵富翁。富翁這次嚇出了眼淚,哭喊著:「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做?」

憨殺手說:「嗚嗚,我也是第一次幹這種事~~這次有人出五千萬要我一定得把你幹了,不然他會找人把我幹掉......放心,我會快一點......」

 

第七天,富翁到屋外散步,一如往常,憨殺手還是跳了出來,可是今天殺手什麼都沒做,反而跟富翁邊走邊聊了起來。

兩人聊了很多,也不知不覺往一座山上走去。到達山頂之後,憨殺手冷冷地跟富翁說:「我們就聊到這裡吧!我要下山去領錢了。」

富翁不解,問憨殺手這次接到的任務是什麼,憨殺手說:「這次的任務,就是有人花六千萬要我送你上山頭。」(有點冷,笑梗也冷,山頂也冷,高處不勝寒就是這樣吧?)

 

第八天,憨殺手又出現了,溫和地跑來跟富翁要臉書帳號。富翁更納悶了,問他要這個做什麼。

憨殺手憨憨地笑說:「跟你說,超爽的啦!這次任務真簡單,竟然有人出七千萬要你facebook,大概想加你好友又不知你的ID吧,謝囉!」(facebook,音同「非死不可」,真是夠了~~)

 

第九天,憨殺手趁著夜黑風高,富翁熟睡時,拿毛筆在他身上寫滿了「血」字,然後用跟富翁搶來的iphone拍照取證,連續快門的聲音把富翁驚醒了。

富翁尚不及開口,憨殺手便說:「歹勢,哇擱來呀!這次有人出錢八千萬,要看到你全身是血。任務圓滿達成,收工,您繼續睡,晚安!」

被訓練得已司空見慣的富翁,果真啥也不多想,淡定地倒頭再睡。

 

憨殺手還能有多憨?到底限了嗎?別太高估他,且聽下回分解。